梦上情

我愿化作利刃,永远保护你
只要你不想,我都会替你除掉。
我爱你,守恒的决心。
江澄,你值得所有人这么做。

置顶一枚

我是情[梦上情],一只肉食动物嘞(๑ºั╰╯ºั๑)

cp不定,什么都可以,大家推荐喽(๑•̀ω•́๑)

车车什么的,可能会来的。( • ̀ω•́ )✧

主要文风还是以沙雕为主啦(灬°ω°灬)

良心发现会爆更[很少有良心]

如果有一天我没有瞎掰掰,大家不要着急,我只是在想沙雕和剧情而已。(๑•́ ₃ •̀๑)

以后会整理出一个链接区给大家,现在懒得很耶(๑Ő௰Ő๑)

开学季,会很忙,晚上发文,平时不回话,请见谅。

如果有喜欢的cp不嫌弃我的文笔的话,可以告诉我,我先跟着吃,吃好了,会写写沙雕、开开车。

魔道只爱江澄,但如果仙女们喜欢小众cp我也愿意热脸贴冷屁股地屁颠屁颠地写嘞_(¦3」∠)_

其他小说大家可以推荐,我都接受[年下最好喽!]

+♥+:;;;:+♥+:;;;:+♥+:;;;:+♥+:;;;:+♥+:;;;:+♥+:;;;:+♥+:;;;:

来来来,认识一下
@吧唧喵很乖   我家萌

我的小伙伴们 @山有扶苏挽梦兮  @二货  @风谪晴  @柏玖 

[还有好多可爱们,希望你们能评论,我好认识你们。]

评论有几个小请求(〃'▽'〃)

失踪人口,为舅舅摸个鱼……
不好看别介意<(_ _)>

[魔道同人]朋友,你听说过血亲吗?

#在爆更的边缘小心试探。。
#仪桑的发糖。。
#又是ooc。。

“所以,我们该怎么做?”
“你们等一下。”系统站在原地,过了会就变成了球。
“你刚刚不变!!!!”金凌怒视。
[哎呀,忘了呢。。。]

蓝思追拉开马上要上去打人的金凌,对系统说:“现在该干什么?”

[按顺序来,第一个攻略人是蓝景仪,所以我们要去清河。]

三人一球就此踏上了去往清河的路。

清河
“宗主,您要去哪里?”弟子叫住要出门的聂怀桑,问道。
“出去散散心……”聂怀桑淡淡地回了一句,就出门了。
那弟子内心感慨道:哎,宗主真是……只有见了蓝公子才会开心,一见不到蓝公子就像失了魂一样。下回得把蓝公子请到清河来坐坐。

在清河,某个非常隐蔽的草丛中。
“所以,我们躲在这里要干什么?这里脏死了!”金凌不耐烦道。
[任务一:拿到聂怀桑心爱的扇子。据老夫推测,聂怀桑一会会路过此地,我们一定要拿到他的扇子。]

“怎么拿?是上去抢还是上去要?”金凌问。
[不不不,我们要他心甘情愿地把扇子交出来。]

“所以,到底该干什么?”蓝景仪问。
[等待时机,上去搭话,然后嘿嘿嘿……]

三人:“……”

[好了,我开个玩笑,好好等着吧。]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聂怀桑就迈着小步,过来了。
躲在草丛里的的三人,恶狠狠地盯着聂怀桑手里的扇子。
前面愁眉苦脸的聂怀桑,只感觉手指上方被一层厚厚的恶寒笼罩着。不禁手指打颤,扇子也不经意地掉到了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快!上去!拿!!!]

“你再喊一下,信不信我灭了你?”金凌抓着系统,好像下一秒就要把他捏碎了。

[我错了(இωஇ )]

那边,聂怀桑已经捡起了扇子,好好地擦拭着,看看有没有摔坏。
这个举动倒让三人一球更加好奇那把扇子了,尤其是系统,它恨不得从聂怀桑手里抢过扇子,看看那扇子到底有什么玄机。
聂怀桑像是知道他们几个在想什么似的,竟然把那扇子给展开了。只见那扇子正面写着五个大字:“一问三不知。”反面呢,只有一个小小的字,系统拼上老命般飞了过去,才看清,那是一个“仪”字。

然后又激动地飞了回来
[蓝景仪!!怀桑他扇子上写着你的名字!!!!]

蓝景仪在听到以后,心狠狠地跳了一下。
追凌二人脸上则写满了羡慕和嫉妒。

聂怀桑把扇子递到自己嘴边,照着那个“仪”字轻轻吻了一下,嘴里嘟囔着:“我若思君,君可知?”很小声,但蓝景仪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他也自言自语道:“我亦思君,君可知?”

追凌内心:我们是来追爱的!不是来吃狗粮的!!!

聂怀桑呆楞了许久,又往前走去。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只想一个人好好静静。自他被蓝景仪那么“调戏”完之后,他的心就乱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三人一球在后面尾随得正欢。

怀桑走了好久,心里一直想着蓝景仪、满脑子的蓝景仪、蓝景仪把饭粒从他脸上拿下、蓝景仪把饭粒放进了自己嘴里。
聂怀桑红着脸低头继续走,速度快得不行。

[咦~你到底对他做什么了?]
蓝景仪不说话,只是盯着聂怀桑的脸在笑。

“留步。”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了两人,他们走向聂怀桑。
“你们干什么?”聂怀桑感觉事情不妙,往后退。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其中一个比较壮实的人说道。

聂怀桑一愣,摸摸袖子,没钱。摸摸衣服,连个武器都没有。他只好讨好地笑笑说:“三位……大侠,我什么没有金银珠宝,你看……我不走这条路行不行。”
“没钱?那请哥几个‘吃’上一顿,怎么样?”一个比较瘦的猥琐地看着聂怀桑说。

[我去!蓝景仪!你夫人要被劫色了!!!哎?人呢?]

就在两人步步逼近聂怀桑时,从天而降一把剑起来了三个人之间的距离,蓝景仪随后也落了下来。
那较瘦的流氓见过世面知道那是仙家的行头,拉着旁边要上去干架的傻大个,就往林子里跑。

“景仪,你怎么在这?”聂怀桑不解。
“偶然路过……”蓝景仪微微一笑。没等聂怀桑回话,蓝景仪就向靠近,调笑着说:“聂宗主,救命之恩应……施物报之。”
聂怀桑内心:不应该是以身相许吗?
“你想要什么……和我回聂家,你随便挑,我都给你。”聂怀桑头略微偏了偏。
“不用劳烦宗主了,宗主把手里这把扇子给我就好。”
“别的不行吗?非要这把?”聂怀桑不舍的捏着那扇子。

“东西我不会白要的……等我回去给宗主做把好的。”蓝景仪温文尔雅地说。
聂怀桑一听新扇子、还是蓝景仪送的,心里高兴得不行。但脸上还是表现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好像蓝景仪拿走了自己就活不了了似的。

[任务完成!!恭喜恭喜!!!]

☼+:;;;;:+☼+:;;;;:+☼+:;;;;:+☼+:;;;;:+☼+:;;;;:+☼+:;;;;:+

带个番外:
关于《魔道祖师》动漫的观后感

有一天,聂怀桑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他的头枕在蓝景仪腿上。
“曦臣哥哥……嗯……叫得真甜啊,”[选自第四集]
聂怀桑一听蓝景仪这么一说,马上抢过他的手机,安抚道:“剧情需要……你别生气……”
蓝景仪看着自家媳妇一脸不知无措的样子甚是可爱,也就没打算端着这碗醋吃个不停了。媳妇可比醋好吃多了!
蓝景仪把聂怀桑压到身下,挑逗:“说吧,这么补偿?”
聂怀桑羞羞地抬起头,舔了舔蓝景仪的嘴唇。
然后……
拉灯!!![已经被打死]

☼+:;;;;:+☼+:;;;;:+☼+:;;;;:+☼+:;;;;:+☼+:;;;;:+☼+:;;;;:+

灵感创始人:吧唧猫很乖[我的!!!!]
支持伙伴:风谪晴、柏玖[跪谢两位天使]

更得速度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谢谢屏幕前一直在看的你

[魔道同人]朋友,你听说过血亲吗?

#在尝试着使劲更新的边缘试探着
#三人帮也是时候成立了。。
#老规矩:ooc慎入

云梦

金凌把江澄抱回了房间后,就和系统出去了。路上,金凌看着系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有些疑惑地问道:“你说的那事……我该怎么做?”

“江澄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对他,平常的男女追爱是不好使了。我们只能用点极端的。”
“比如……”
“比如死皮赖脸地粘着他、他去哪,你去哪。”
“……”
“还有呢,就是要受点伤什么的。他心里有你,自然会好好疼你,嗯……最好伤得重一点,要不他不信。”

[叮!内部发来最新情报!!!]

“对了,我们去姑苏找那两个去。”
“找他们干什么?”
“多个人多分力量。”
“……?”

姑苏

蓝思追和蓝景仪并肩而行,两人聊得正热。
“温前辈恢复得怎么样?”
“嗯……不错。”
“听别的弟子说,你带他去训练场了?还射箭了。”
“嗯,他以前蛮喜欢射箭的,这次回来,我想带他去回忆回忆他之前喜欢的东西。”

“对了,那个球呢?”
“不知道,上次回来就不见了。”

两人还在想那个球到底是什么东西时,天上飞来一阵喧闹。
“你好重!!!”
“你才重呢!明明是你不会御剑!”

空中,金凌、系统二人闹得太厉害,差点摔下来了。
“你下去吧!沉死了!”金凌没好气地赶系统。
“我怎么下去!你要摔死我吗?”系统大叫。

终于,金凌的剑迫降到了山坡上。

蓝思追和蓝景仪二人对视了一下,上前查看。
“我说,你喊什么?我又不是真的要把你扔下去。”
“谁知道你说得是真的假的。”

“金凌……额,这位是?”蓝思追上前查看。
“她……哎,对了,你叫什么。”金凌刚答应过来,他连眼前这个姑娘叫什么都不知道。
系统站起身,拍拍衣服,郑重地介绍了自己:“我叫情,是帮你们追心爱之人的。我们也不是初次见面了,我就是你们先前捡到的那个……”
“球。”蓝景仪接道。
“嗯……可以这么说。”

蓝家那两个愣了很久,才慢慢缓过来。

“我先说一下,我是专门帮苦情的单恋之人追所爱的人。职业就相似于那啥……”
“红娘。”
“嗯,对红娘!”
“……”

“所以……要不要我帮你们啊?”系统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三个人。
“嗯……”蓝景仪回了一声。
“我早就是了。”金凌说。
“好吧……”蓝思追也同意了。

就这样真正的故事开始了。。。。

☆*☆*☆*☆*☆*☆*☆*☆*☆

终于写到这里了(இωஇ )
下一话开始发糖!!!<( ̄︶ ̄)/

合作人:吧唧喵很乖
支持伙伴:风谪晴、柏玖

感谢你的收看!!!!<(_ _)>

[魔道同人]朋友,你听说过血亲吗?

#金凌,我带你追舅舅!!!
#聂同学,人都走了,哈喇子擦擦吧。
#小天使,你可小心点。
#我是ooc,我妈妈叫情( • ̀ω•́ )✧

云梦
“金公子,宗主找你。”一个侍女说。
“嗯……好。”金凌起身和那侍女走了。

金凌到的时候,江澄刚沐浴出来。

一身略短的浅紫色薄衣下,那修长的大腿显得格外洁白。被淋湿的黑发把那双震慑人魂的杏眼挡得若隐若现,但还是能看出那杏眼已失去了往日的冷冽之气,只剩下满眼的疲惫。
衣服的领口微微下耷着,露出如白玉般通透美丽的体肤,上面还有一些散落的头发。可能是因为天热,江澄的脖颈处有一丝粉嫩。本来没怎么的,可金凌一看见那丝粉嫩就不禁脸红起来。

江澄斟了一碗酒,放在手里,轻倚着旁边的小桌。衣领又往下掉了几分,最后露出了那红嫩嫩的肩头。
金凌看了,咽了一口唾沫。随后,便不去看江澄。

“最近,处理金家事物还有困难了吗?”
“……没有了,那帮老头子也不说什么话了,倒轻快了不少。”
“一帮欺软怕硬的东西,看你翅膀也硬了,不好弄出什么动静来了。”
“……嗯”

江澄摇了摇手里那碗小酒,慢慢喝下。眼神中又多涌出了几分疲惫。江澄这些天处理公务,累得不行,好不容易有空接金凌回云梦。看着金凌,他不禁揉揉眉头,真是太让人不省心了,要不是自己先到一步,他指不定和那无名的女子弄出了什么幺蛾子。

“舅舅是头痛了吗?我给你揉揉?”金凌看见了江澄揉眉心的小动作,他也猜到江澄可能是累了。
“呵,小崽子,还知道关心我了?什么企图?”江澄看看他而后冷笑道。说完,看看金凌的眼神,好像没什么波澜,他越来越猜不透眼前这个臭小子。
“伺候好一点,要不弄死你。”江澄往金凌边上坐了坐,躺在金凌的腿上,看着他。
金凌被江澄的动作惊了一下,而后,把手轻轻放在江澄的额头上很小心地摁着。
江澄的神经慢慢下放,眉头慢慢舒张开来。过了一会,金凌便听到了很小的呼噜声。

他的手慢慢向下滑,到了江澄那丰满又红嫩的唇上。指腹轻轻在上面一点,感受着腿上人的温度。
唇是软软的、嫩嫩的,让人想上去咬一口。
金凌控制住自己可怕的想法,转眼去看他的眉毛。江澄的眉毛很淡、很好看。如果不是经常愁眉,应该也是一道不错的美景。睫毛好长、眼角有着说不完的娇媚。
金凌突然发现,江澄的哪里,他都是那么喜欢。他被惊到了,自己这是怎么了?
过了一会,他脑子里蹦出来了个可怕的结论:他喜欢江澄。
想到这他的心就不停地在跳。为了证明这不可思议的事实,金凌俯身,用唇轻轻在江澄的眉头上点了一下。

果然,他的唇在碰到江澄那细腻的肌肤时,心狠狠地跳了一下。他竟然贪恋这种触感,而且竟然疯狂地想再亲一下。
他把江澄的眼睛盖住,怕他突然醒来。

“这样又不能升好感度,没有用的。要我说啊,你等他醒的时候把他带小树林里……”系统突然出现在身后,差点把“做坏事”的金凌吓个半死。

“你……出去!”金凌低吼道。
“你爱他,既然爱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别说不可能,你看含光君和老祖他们不就在一起了吗?如果你想我可以勉为其难帮帮你啊。”系统在金凌耳边说。

金凌转头看了她许久,最后回了句“好。”

清河
“……事都交代完了,我就回去了。”蓝景仪起身,欲势要走。
“哎……等等。”聂怀桑还没反应过来呢,蓝景仪就要走。不行!好不容易盼来的机会,可不能就这么容许它逃掉!
“怎么?”蓝思追回头,不解地看着聂怀桑。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样子活像当年的聂怀桑。
“你看,这都到饭点了,不是?我要是让你这么走了,他们不得说我聂家的不是吗?不如……留下来吃顿饭再走?”
“既然聂宗主这般招待,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

聂怀桑难得会期待今天的饭点,他和蓝景仪在桌上闲聊了很久,饭菜才摆齐。今天一大早的时候,聂怀桑就吩咐下面的:午饭要做的清淡点,不许放一片辣椒。
本来以为来人起码得是两个:蓝思追和蓝景仪,但没想到居然只有蓝景仪一人。
“试试这个。”聂怀桑各种给蓝景仪夹菜。蓝景仪只是笑笑点点头,他觉得他和聂怀桑现在像极了和和睦睦、亲亲爱爱的老两口,不禁轻笑。心想,这样也不错。

聂怀桑平时吃饭无聊得很,都没有人和他说说话什么的。蓝景仪一来他就像是收不住的话匣子,各种搭话。一会这鱼啊、这鸡啊什么的。蓝景仪倒听的认真,眼睛一直盯着聂怀桑,给聂怀桑盯得都有些害羞了。

“等等。”蓝景仪稍微支了一下身子,指尖抚过聂怀桑的脸颊,翘起粘在聂怀桑脸上的饭粒。然后收回手,把那枚饭粒塞到了自己的嘴里。
聂怀桑被他的动作一惊,而后把头塞进碗里努力扒饭。
蓝景仪看着他,溺爱地笑笑。

“那……在下就告辞了。”蓝景仪行了个礼,就那么走了出去。
聂怀桑看着蓝景仪的背景,竟出了神。
过了许久,蓝思追都已消失在聂怀桑面前。门生终是不忍,叫了声“聂宗主”这才唤回了他的魂。

姑苏
“阿苑,谢谢你。”温宁笑得很开心,他牵着蓝思追的手。
“不累吗?你教了那么多弟子射箭。”蓝思追问。
“不累。”温宁还在笑,他的笑是那么有传染力,弄得蓝思追也想笑了。

“走,我带你吃点东西。”蓝思追把温宁拉走了。

“哎呀呀~蓝思追这小娃子还挺上道的呢!”魏无羡倚在蓝忘机怀里,看着远去的追宁二人。
“……”
“我跟你说,蓝二哥哥,你当初也这么对我,我早就成你们蓝家儿媳妇了呢!”
“现在不也是吗?”
“但你想想啊,要是早几年。那……我的天,不敢想了……哎!蓝二哥哥,你干什么!”
“天天。”

夜里,蓝思追把温宁扶上床,刚要走就被温宁拉住了。
“怎么……!”蓝思追只感觉自己被抱得紧紧的。
“阿苑,我真的好开心……真的,谢谢你。”温宁埋在他肩头,轻轻说。
蓝思追把温宁从自己怀里拽出,亲了亲他的额头。
“是我应该谢谢叔叔,我还以为自己没有亲人了呢。”他那如暖潭温池的眼睛平复了温宁的心。
“睡吧。”蓝思追给他掖掖被子,转身走了。
路上,蓝思追还能捕捉到手上温宁那若影若现的体香。
手靠近就能闻到,清香、不掺和任何的妖艳。

他喜欢。

☆*☆*☆*☆*☆*☆*☆*☆*☆

灵感来自:吧唧喵很乖 [我家萌]
感谢风谪晴小天使给我的精神支持!!
还有柏玖小可爱的建议!!

金凌偷亲澄这个梗出自p大的《杀破狼》
我超喜欢《杀破狼》的!!!!
强力推荐《杀破狼》!!
[不是打广告,真的好看!!]

写偷亲澄的时候,饿了(๑•́ ₃ •̀๑)……

[魔道同人]朋友,你听说过血亲吗?

#聂同学:离开你的第三天,想你。。。
#正经的ooc
#我要好好更文啦!

“你喜欢金凌吗?”
“什么?!我喜欢他???”

江澄略微皱眉,胳膊靠在桌子上,头轻倚着胳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道:“那我真的不理解,你为何会出现在金家。”说完,眼睛还死死盯着系统,好似下一秒要拆掉系统看看它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在两人默默地看着对方快一个时辰后,江澄终于放过了系统。系统出来的时候后背湿了一大半,差点没站住。

[妈呀!!!江宗主太可怕了!!!!]

清河

“蓝家派谁带的话?”聂怀桑似中风般的瘫在桌上。
“回宗主,是蓝景仪。”弟子说。

“奥...蓝景仪啊……什么蓝景仪!!!”聂怀桑的魂突然就回来了,直起身子开始动来动去。
“嗯……”

蓝景仪在聂家正堂等了快一个时辰,就是不见聂怀桑。本来以为聂宗主不在家,刚打算走,就看到聂怀桑着急忙慌地跑来了。

“让你久等了。”聂怀桑小脸一红,刚刚太过激动,活动活动把腰给闪了。
蓝景仪有礼貌地笑笑:“没有,我也刚到。”

众聂家弟子:啊呸!!你刚刚等得差点要冲进去杀人了好吗!!!

“跟我来吧。”聂怀桑侧过身子,蓝景仪指了个道,两人便并肩而行了。
“……”
“……”
“就你一个人吗?”聂怀桑问。
“嗯……就我一个。”蓝景仪笑笑。
“奥”聂怀桑应了一下,心想:太好了!!今天没人打扰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蓝家训练场内

“那是谁啊,好漂亮。”
“不知道,面生,应该是哪个世家的公子吧。”

蓝思追把弓递给温宁,温柔地和他说:“试试吗?魏前辈和我说你以前射技高超,我想看看。”
温宁接过蓝思追手里的弓,低头看着那弓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射箭了,可能都不会了,见笑了。”

“温宁要是晚生几年,定是个让人疯抢的弓箭手。只可惜,生不逢时,温家辱没了他的才华。”这是魏无羡跟蓝思追说的,的确,事实如此,要是温宁是蓝思追他们这辈上的,那一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指关节稍微活动了两下,温宁平复了内心的躁动,微微睁眼瞄着靶中心。指尖在微微松开箭尾的那一刻,整支箭好似被赋予了真正的生命,飞一般向靶子中心冲去。
温宁转身往后又走了一步,第二支箭在转身的那一刹那被发出,从第一支箭的箭尾插进了靶中心。

果然,和魏无羡说的一样。

“哇!好厉害啊!”
“真厉害!”
旁边的蓝家弟子上前围观这个神人。

温宁转身对现在原地的蓝思追一笑,那一抹微笑是那么灿烂,那么美好。
蓝思追就那么看着他,把那个笑,尽收眼底。

☆*☆*☆*☆*☆*☆*☆*☆*☆

灵感来源:吧唧喵很乖  [我家萌]

感谢风谪晴小天使的支持,好感动啊(இωஇ )

[魔道同人]朋友,你听说过血亲吗?

#怀桑同学和他的小男盆友好久没上场了……
#攻略刚刚开始[我写文真的好慢啊(இωஇ )] #ooc.ooc.ooc.ooc.ooc.ooc.ooc

蓝思追带着温宁,在蓝家转了很久。 走的同时也给温宁介绍了蓝家的事物,他喜欢看温宁认认真真地听他讲解的样子,很专注、很可爱,让人很想上去亲他一下。

“阿苑,你这些年过得好吗?”在和蓝思追聊了大半天以后,温宁柔声问。
“嗯,过得很好,含光君和大家都很照顾我……倒是叔叔,这些年受了不少罪。”少年的瞳孔下坠,睫毛微颤好似下一秒就会掉出眼泪。
温宁这才知道,自己好像提了让蓝思追难过的事。
“阿苑,不必难过,我还好好的先在这里啊,对吧?”温宁顺势摸摸蓝思追的头,希望他能好受一些。

“嗯……”蓝思追抬头对比自己高出小半头疼的叔叔温柔地笑笑,然后牵着他的手继续游玩。

“呦!那边情况不错啊!这好感度,蹭蹭往上蹦!”系统坐在石台上,边鼓弄着蚂蚁边看着内部发来的追宁二人的相处情况。
系统心想:人家仪桑不用我多提,蓝景仪那小子也知道努努力什么的。蓝思追吗,温和如水的少年,怎么也能拿地出点效果。就这个金凌,真是让我操碎了心,这要不是组织下来救场,负好感度都能有了。
想着想着系统就气不打一处来,它之前接的攻略人从来就没有这么直的!真是在弯不弯的路上好生做作!

“喂!你在想什么?”金凌从远处看见系统那一副把蚂蚁一锅端了的样子未免觉得有点稀奇,便上前询问。
“没什么……就是在想一个不听话的毛孩子差点害得我职财两失。”系统对着金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心想怎么不想见什么,什么就主动蹦上门。
“呵,我害你职财两失?你没搞错吧?你差点害得我被我舅舅抽死!”那一副不管男女老少我就这态度的脸色真是让系统看着就不爽。
“抽死你活该!死半基,活该单身一辈子!”系统转身不去看金凌。
“你什么意思?”金凌撸起胳膊袖子感觉下一秒就要打上去了。

“金凌,你的礼数呢?”江澄不知何时从不远处走开。 金凌马上闭了嘴,乖乖地站好。
“呵!终于啊!可算有人能镇住你了!”系统心想。
“这位姑娘跟我来一下。”江澄淡淡地说。
“嗯。”系统站起身来,和江澄走了。

“景仪,你去哪?”蓝思追和温宁路上偶遇准备出门的蓝景仪。
“宗主说让我去清河找聂宗主办点事。”
“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陪温前辈吧。只是带句话、送个东西,小事而已。”说完,蓝景仪笑笑,挥了挥手不等蓝思追回话直接走人了。

“你去吧,不必一直照顾我。”温宁对蓝思追笑笑。
蓝思追看着温宁,纠结了一会说:“算了,这些事他一个人能解决,我带你去那边走走。”

+♥+:;;;:+♥+:;;;:+♥+:;;;:+♥+:;;;:+♥+:;;;:+♥+:;;;:+♥+:;;;:

灵感来源:吧唧喵很乖
                  ↑↑↑↑↑
                   我家萌(๑ºั╰╯ºั๑)

[魔道同人]朋友,你听说过血亲吗?

#关于如何和小叔叔相处的三两事
#ooc中的战斗机
#瞎掰掰开始了

温宁从梦中醒来,刚刚他做了好长好长的梦,梦到了射日之征、梦到了金子勋、梦到了温情和他还有魏无羡、还梦到了魏无羡为了保护他和温情,和江澄闹得老死不相往来。

梦里真的好冷,还有流言蜚语。就连金子勋虐待他时的痛都是那么真实。

梦醒,他摸摸眼眶,很湿,额头上还有好多汗。他起身,想看看光,因为梦里很黑。

他的手微微一动,旁边那个少年就醒了。

“怎么……你怎么哭了?”蓝思追在模糊中看到温宁默默地掉着眼泪。

“阿……苑……我”温宁的声音颤抖,他的心里好难受。当初还没来得及去想那些事就死了,然后变成了活尸,麻木地听着魏无羡的笛声,一直没有去想的权利。

“做噩梦了吗?”蓝思追柔声道,然后摸掉他眼眶上的泪珠。蓝思追的视角里,温宁还是个少年,眼眸里还有少年都会有的光泽,可温宁的光泽里带着忧伤的空洞。

“我……”温宁哽咽,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不想告诉蓝思追自己这些年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受得是什么样的苦,这些还是应该他自己承受,不应该分享给什么都不知道的蓝思追。

“好了……说不出来,就不要说了。”蓝思追把他揽入怀中,拍拍他的背给他顺气。

“叔叔,我要是早生几年就好了,这样就能好好保护你了。”说着,蓝思追摸摸温宁的脑袋,搂着他的腰更重了几分。

温宁在蓝思追的怀里带了好久才,慢慢从那半梦半醒的痛苦中挣扎出来。

蓝思追看他的气息稍微稳定了一些,便问道:“外面阳光正好,我带你出去走走?”

“嗯……谢谢阿苑。”温宁对蓝思追笑笑。

换下破破烂烂的那身破旧的黑袍子,散落的头发被蓝思追一点一点扎好,显得格外精神。

白衣配着那高高的马尾、失去可怖黑劲的白皙脸庞。没有了温家家纹的渲染,少年倒也亲切了几分。

“叔叔,感觉怎么样?”蓝思追牵着他的手问。

“很好……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感受光了。”温宁闭着眼睛享受着阳光带给他的温暖。

“那就多享受一会吧……”蓝思追也笑了,不知为何他很喜欢眼前这人笑的模样。

另一边

“你这死妖女,施的什么法?我舅舅一直向着你!”金凌边走边欺负旁边的系统。

系统不说话,它现在还在想:组织是怎么找了个人给它打掩护的?

昨晚,系统在和江澄周旋金凌的时候,被一个陌生人给救了场。

当时情况很是危机,系统如果在不说些什么,金凌有可能就被江澄在心里扣上了强抢民女的罪名,这攻略起来不得麻烦死了?

正想着该怎么说江澄才能不生气时,金家的弟子来报说门外有人找。

出来一看,是一个系统自己都不认识的人。那个人和江澄聊了几句,金凌就被江澄放走了。

系统在那人走的时候问他情况,那人抬抬手,手上写着[清楚障碍,好好攻略。]

☆.。.:*・°☆.。.:*・°☆.。.:*・°☆.。.:*・°☆

今天爆更,就不打扰萌了。

吧唧喵很乖 

↑↑↑↑
不认识的介绍一下,这位太太就是和我一起想出这个文的我的萌。

当直男遇上后宫阵营的二三事

*本剧超OOC的!我对不起墨香!
*曦湛羡凌×澄
*其他CP:追宁,仪桑,聂瑶,晓薛。
*因为本剧是我个人一个禽兽脑洞,所以希望各位曦瑶党、忘羡党不要骂澄澄,骂我就好。。。
*cp较小众,不喜勿喷角色,喷我就好。
*偷偷告诉你们:舅舅是双儿。
*整个和原著脱远了,请谨慎阅读

[前方高能][您的好友高能君已上线]

  后来的后来,江澄和魏无羡去姑苏求学了,日子过得还算不错,魏无羡还是一如往常地来钻江澄的被窝。
  “魏无羡!你下回自己睡好不好?别老跑来挤我。”江澄被魏无羡蹭得不耐烦了,伸手推他。
  “阿澄,我天天被那蓝老山羊罚来罚去就等等着晚上来吃你呢,你可不能这样啊。”说着,魏无羡爬到江澄身上,摁住他的双手亲了过去,江澄能感觉到,他给的吻充满了欲望、虔诚以及浓浓的爱。
  “唔……”江澄轻喘一声,表示自己有点上不来气。
  “阿澄,怎么办?你这么好吃,我都想把你带到姑苏山后好好吃上一顿了呢。”魏无羡舔舔那个被他吻得发红的嘴唇。
  “你流氓!滚蛋!”江澄被他调戏得脸红,试图去拿被子盖住小脸。
  “好好好,我流氓,我滚蛋。那流氓就干点流氓该干的事了。”魏无羡的手不老实地往江澄衣服里钻。
  “你……放开我!魏无羡……你放开!”江澄生气得想要踹他,却又舍不得抬腿。
  “不要,我今天必须吃到。”魏无羡痞笑,然后死死趴在江澄身上开始一场掠夺。
  次日,魏无羡和江澄一同出去游玩。路经彩衣镇的时候,魏无羡偷偷订了两坛天子笑。一坛很平常,就是普通的天子笑,另一坛却是装了春药的天子笑,专门用来对付江澄这种口是心非的磨人小妖精。
  魏无羡本想当天晚上和江澄一起狠狠缠绵,共度春宵。可谁知,半路杀出来了个蓝家弟子!
  深夜,魏无羡回来取事先藏在树下的两坛天子笑。在翻墙回去的时候,看见了好似就在这踩点的一名蓝家弟子。
   魏无羡心想真是碰到邪了,看来得拖一拖了。他笑着提起那坛没有春药的天子笑说:“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那蓝家弟子看了看他手中那两坛天子笑,冷冷道:“云深不知处禁酒。
  你不领情是吧?非要和我打上一架是吧?魏无羡心想。突然,纵身一跃,跳到了刚刚翻的那墙上。“云深不知处禁酒?好……那我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了吧?”然后当着那个弟子的面打开了那坛没有春药的天子笑,假装抿了一小口。
  突然,一道寒光飞过,打倒了酒坛子。魏无羡忍无可忍,拿起随便准备上去撕架。就在这时,江澄出来了。
  “我说魏无羡,你大半夜死哪去了?还不回来睡觉!”江澄揉揉睡眼,拖着还没穿好的衣服出来了。
  魏无羡对那蓝家弟子使了使眼色,表示有事下回再解决,然后跳下去,脱下外衣,给江澄盖上说:“小的在……既然天色已早那我们早些回去吧!”
  江澄被扛回了房间。
  那人站在墙上,目光不离刚刚俩人刚刚走过的地方。
  第二天在和聂怀桑交谈时,魏无羡才知道,昨夜那个特地堵他的人正是蓝启仁的得意门生之一:蓝忘机。
  ……
  “江澄,我好像惹上麻烦了。”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我又不给你收尸。”